主页 > 信托资讯 > 信托头条 >

高速公路收费权132亿起拍 渤海长安陷入其中

时间:2018-01-08 作者:admin 浏览 :

导读:13280000000!这不是手机号,而是起拍价!这可能是史上最贵的司法拍卖,背后还藏着“塌方式腐败案”记者还发现,除了此次拍卖标的申请人渤海信托,泰邦基建尚欠多家金融机构贷款,还披露潭衡高速公司以其收费权提供质押担保的银行贷款本金已经高达53.5亿元,涵盖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和长安信托4亿本金利息2800万。

来源:紫牛新闻—罗双江

13280000000!这不是手机号,而是起拍价!

这场可能是史上最贵的司法拍卖 背后还藏着一起“塌方式腐败案”

 

天价拍卖时常见诸报道,可起拍价130多亿元的拍品你听说过吗?

 

2017年12月28日,湖南省衡南县法院在阿里司法拍卖平台发布竞买公告,对湖南省潭衡西高速公路收费权进行拍卖,起拍价高达132.8亿元。

 

如此巨大的拍卖金额,很可能是“人类网拍史”上最高的。法院为何要拍卖高速公路收费权?记者对此进行了追踪,发现这起拍卖中的相关公司,还涉及一起100多名包括厅级、处级干部在内的“塌方式腐败案”。

 

 高速公路收费权起拍价132亿  

 

 

阿里拍卖网页上的竞买公告中介绍,潭衡西高速公路是湖南省高速公路网主骨架“五纵七横”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泰邦基建发展有限公司(简称泰邦基建公司)投资建设,主线全长139.104公里,全线设置9个收费站。目前,该段高速公路的产权持有单位为湖南潭衡高速公路开发有限公司(简称“潭衡高速公司”)。

 

公告还显示,此次拍卖的潭衡西高速公路包含全部139.104公里的主线。主线起点为湘潭塔岭互通,终点为衡阳铁市互通,共分为9段。最长的一段为石市至衡阳蒸湘段,为35.629公里,评估价值也最高为32.4亿元,最短的一段为塔岭互通至湘潭西段,为4.539公里,评估价值相应最低,为5亿元。其他7段评估价值从9亿至19.2亿元不等。这9段高速公路的评估价值相加,就是此次拍卖的起拍价132亿余元。

 

该高速于2011年10月15日整体通车,收费期限截止日期为2041年9月29日,从现在起算,还可以继续收费23年。

 

起拍价令人咋舌

 

 相关公司控制人曾向官员行贿  

 

 

如此重要的一条高速公路,想必“生意”不会太差,为何沦落到收费权被整体拍卖的结局?

 

记者联系了发布竞买公告的湖南省衡南县法院执行局,负责此次拍卖的法官之一阳春元告诉记者,因为此次拍卖的标的额实在太高,涉及的案子也比较多,所以相关案情他还不能公开。

 

随后,记者查询中国裁判文书网,返回了104个结果。在这为数众多的案件中,记者发现,潭衡高速公司的名字,赫然出现在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原党组成员、副厅长李晓希等涉嫌犯受贿罪一案中。

 

已经获刑的李晓希

在这份由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作出的(2015)湘高法刑二终字第41号终审判决中,法院认定,2002年12月至2011年7月,被告人李晓希利用其先后担任湖南省交通运输厅副巡视员、党组成员、总经济师职务上的便利,接受七家公司负责人的请托,为这些单位和个人获取长珠高速、潭衡高速、长潭西高速等项目投资经营权,承揽永蓝高速、随岳高速等项目的相关保险业务,以及顺利实现高速公路项目经营权转让等方面提供帮助,直接或通过其妻被告人李慧玲及其子李钡(另案处理)先后29次收受6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268万元。

 

 信托和企业关于5亿贷款的“缠斗”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案件中,“泰邦”、“潭衡高速”的影子,还频频出现在一些与银行和企业之间的借款纠纷中,只不过,在受贿案中是“泰邦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而在这些借款纠纷中,则多为“泰邦基建发展有限公司”,即潭衡西高速的投资方。而因为泰邦基建公司持有潭衡高速公司100%的股权,在该公司无法偿还借款时,其持有的潭衡高速公司的股份自然就被冻结,“连累”潭衡高速公司也一起出现在被执行人名单中。

 

在众多的官司中,泰邦、潭衡高速二家与渤海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的缠斗尤为激烈。双方缠斗的焦点,在于一笔5亿元的贷款。

 

2010年12月1日,渤海信托与泰邦基建公司签订合同,约定发放信托贷款5亿元,用于潭衡西高速公路的建设及运营管理等。同日,双方还签订《股权质押合同》,约定泰邦基建公司以其所有的潭衡高速8%的股权为5亿元借款提供股权质押担保。同年12月3日,渤海信托一次性向泰邦基建公司发放贷款5亿元。

 

此后,由于泰邦基建公司未按约定偿还借款,渤海信托于2014年5月12日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起诉。2014年10月16日,湖南高院作出调解书,其中载明了泰邦基建公司履行还款义务的方式。但是,泰邦基建公司始终没有履行相关义务。在此情况下,渤海信托于2015年5月向湖南高院申请执行,同年6月,湖南高院指定衡南县法院执行。衡南县法院于2015年7月作出裁定,扣留、提取泰邦基建公司、潭衡高速公司在省高管局的潭衡高速通行费5.5亿余元。

 

但是,从2014年11月至扣留裁定作出为止,湖南省高管局并没有收到潭衡高速应当上缴的实征通行费收入,导致法院根本无法执行。2016年5月26日,衡南法院依照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对泰邦基建公司、潭衡高速公司分别罚款100万元。两公司提出复议,衡阳中院认为罚款数额过高,只决定对泰邦基建公司罚款10万元。

 

 5亿债务为何要拍卖132亿的标的? 

 

 

2016年12月15日,衡南法院再次作出执行裁定,冻结泰邦基建公司在潭衡高速18%的股权(5.9789亿元),冻结期限为3年。同年12月19日,衡南法院又作出一份裁定,决定拍卖被执行人潭衡高速公司所有湘潭至衡阳西线高速公路,即本次拍卖的标的物——潭衡西高速公路的收费权。

 

对此,潭衡高速公司提出执行异议称,衡南法院已冻结泰邦基建公司持有的潭衡高速18%的股权,该股权已明显足够清偿债务,衡南法院却裁定将整条高速公路收费权整体拍卖,查封数额严重超标,属于违法查封。

 

衡南法院审理后驳回了该份执行异议,潭衡高速公司不服,又向衡阳中院提起复议。衡阳中院审理后认为,潭衡西高速公路收费权是被执行人泰邦基建公司、潭衡高速公司唯一的可供执行财产,被执行人对潭衡西高速公路的收费权不可分割,且该收费权已被潭衡高速公司按份额分别质押给三家银行,渤海信托仅为第二顺位的质押权人,执行法院从有利于执行和实现债权的角度出发,裁定整体拍卖案涉高速公路收费权并无不当。本次高达132亿的司法拍卖,即来源于此。

 

目前已有3家竞标者主动联系

 

昨天,记者按照竞买须知所留的联系方式,就拍卖有关事项致电衡南兴泰咨询服务有限公司王先生。

 

“这个竞标的价格是由专业的评估师经过科学依据和现实依据评估出来的,最后的评估价格需要湖南省交通部门认可的。这个案子搞了两三年了,翻来覆去的。当事人欠了一屁股债,到处欠钱。”王先生还告诉记者,目前已经有3家来自不同省份的竞标者和他联系过了。

 

湖南吉德拍卖有限公司卿先生告诉记者,他们在整个拍卖过程中负责解释标的信息,解答竞标者的疑难问题,办理过户手续,为买家提供一些服务工作。“在我们经手的拍卖经历中,还没处理过这么大金额的。”

 

记者还发现,除了此次拍卖标的申请人渤海信托,泰邦基建及其控股子公司尚欠多家金融机构贷款,目前已经处于失信被执行人状态。衡南法院(2016)湘0422执异50号裁判文书表明,2016年11月2日,潭衡高速公司在工行长沙汇通支行的贷款本金金额为人民币21.45亿元,拖欠利息1100余万元。(2015)湘高法民二初字第22号判决书中,法院判决泰邦基建公司向长安国际信托偿还借款本金4亿元及至2015年5月31日止的利息2800万元、复利48万元。在此判决书中,还披露潭衡高速公司以其收费权提供质押担保的银行贷款本金已经高达53.5亿元,涵盖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等。

 

延伸阅读:

 

 交通系统“塌方式腐败”涉案100余人 

 

 

 

大权独揽,唯我独尊
 

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是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政企不分,权力集中。冯伟林的官方头衔是:湖南省高速公路管理局党委副书记、局长,湖南省高速公路建设开发总公司总经理,湖南省高速集团财务有限公司董事长,湖南高速公路投资集团董事长。他手握重权,时常每天要批两三个亿出去,对钱已经完全没有概念。别人送来的钱,在他眼里就是一个符号。
 

权力这根魔杖,让省交通厅这群“路蠹”迷失了方向,直至变得疯狂。在他们分管的范围里,他们就是皇帝,一切都是他们说了算。比如,为了达到控制人从而控制工程建设项目的目的,在干部任命上,他们先只任命高速公路建设筹备组长,等完成土建招标后,听话的就任命为经理,不听话的就不让当经理。所以,筹备组长必须听他们的招呼。如果哪个胆敢不服从,则给予无情打击。
 

唐某凭着与冯伟林过硬的关系,同样在怀通高速做水泥供应业务,大家对此都睁只眼闭只眼。2006年,冯伟林帮唐某在娄新高速获得一个土建工程,唐某向冯伟林打小报告,说娄新高速总监肖建秋有点为难他。冯伟林就以肖建秋与总经理陈勇鸿闹不团结为由,将肖建秋调开。
 

陈明宪则更霸道,他给某高速公路筹备组组长张某打招呼,要张某将工程给自己亲属做,由于陈明宪亲属做的标书太差,根本无法摆到台面上,因此没能中标。陈明宪大怒,大骂张某:“不识抬举,从哪里来滚回哪里去!”结果,张某一直没能当上项目经理。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群“路蠹”无视党纪国法,嚣张跋扈,最终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了沉重代价。
 

警惕“工程上马,厅长下马”
 

公路建设投入资金巨大,利益的诱惑无处不在。作为管理者,如果目光只盯着利益,以各种手段牟取私利,就必然会出现“工程上马,厅长下马”的现象。
 

湖南省交通厅这群“路蠹”肆无忌惮地修了一条敛财之路、一条贪腐之路,同时也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忏悔录:
我给自己“修了”一条不归路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海信托网在国内创立了第一家"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采用"互联网+信托投融资"模式,与全球5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打造国内最大的高端信托投融资信息超市,运用互联网技术搭建平台,打通投融资方与金融机构的最后一公里,让投融资方的需求能够快速的找到匹配金融机构的需求,真正为客户提供资产配置服务。历经五年多的发展,上海信托网始终领跑成为中国最大的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