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托资讯 > 信托头条 >

信托经理:章证照共管这件小事儿

时间:2019-07-02 作者:阿信 浏览 :

导读:这个章证照里面有个巨大的BUG,那就是项目公司的法人章是我自己的人名章,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都是我自己管着,如果项目公司的人把我收买了,狼狈为奸、里应外合把资产卖掉,或者把项目公司银行账户里的钱转走。是不是很大的职业道德风险?

(上海信托圈)

 

章证照这件小事儿我还真做过,做过多久呢?我自己亲手做的只有一个,时间大概是一年半,项目2016年1月成立的,一直管到2017年6月,整好一年半。

 

这个项目是我们帮一家大型房企代持物业,这种交易类型很普遍,主要目的是两个:盘活资产,优化报表。

 

我们这次做的物业是房企闲置了多年的商业物业,是房企当年拿地时配套的商业,多年未出租出售,现金流为0,这次拿出来主要的目的就是优化年底的财务报表。信托计划代持物业的方式是股权代持,从股权关系上看,房企和项目公司已经没有了任何联系,如果你去查网上的项目公司股权结构,它的股东只有信托公司一家。虽然股权已经百分百登记在了信托公司名下,但是实际管理方还是房企,换句话说这个交易结构的核心就是“信托计划实际控制资产,房企实际管理资产”,基于这个核心,信托计划采取了章证照共管这一条风控措施,具体为:

 

(1)项目公司新买保险箱一个,保险箱放在房企特定的用章办公室(房企所有的章都在这间办公室,办公室内有摄像头24小时监控,每次用章,必须行政部的人在场才行),保险箱的钥匙和密码由信托公司保管,实际操作中钥匙和密码都在我工位的抽屉里。

 

(2)项目公司的营业执照、开户许可证等证件以及公章、合同专用章放在保险箱内,项目公司财务章由项目公司保管,项目公司法人章由信托公司运营人员保管,法人章其实就是我个人的人名章,这个章也一直就在我工位的抽屉里。

 

(3)项目公司只开了两个银行账户,两个银行账户都预留了我的人名章作预留印鉴,都不开通网银,转账用电汇凭证,因为用电汇凭证的话必须加盖我的人名章才有效。因为管理项目公司的就是房企集团的人,所有项目公司日常没有什么工资啊、办公采购等支出,主要支出就是公司运营期间的各项税费以及向我们公司每季度支付的融资利息。还有一点减轻了我们很大的账户管理负担就是由于物业位置的原因,信托计划期间物业没有出租出售计划,所以没有现金流,这减轻了我们很大的负担。也许有人会说,没有现金流的物业你们也敢代持,万一砸手里怎么办?我觉得这就是我们逻辑不同了,这块资产并不是不好,首先区位在一线城市,目前周边小区还不是很成熟,但随着未来地铁直达、周围在建的几个盘一旦成熟,这块商业肯定是不错的,其次,这些商业都是配套住宅拿地时建的,成本早就收回,现在手里其实是待价而沽,并非那么急迫,再者这家房企的现金流很好,很少与信托公司开展合作,融资成本也低于信托水平,房企做这次信托计划的目的很纯粹,就是优化报表,也算是第一次利用信托优化财务报表的尝试,所以他们愿意支付高于当时企业融资成本的利息,如果不是优化报表的原因,单纯是融资,企业完全没必要做。

 

这个章证照里面有个巨大的BUG,那就是项目公司的法人章是我自己的人名章,保险柜的钥匙和密码都是我自己管着,如果项目公司的人把我收买了,我都可以与项目公司的人狼狈为奸、里应外合把资产卖掉,或者把项目公司银行账户里的钱转走。是不是很大的职业道德风险?最后之所以选择这样的安排,一个是无奈,一个是信任,另一个是风控的约束。无奈主要是公司的运营部不在北京,公章要使用时要打开保险柜,运营不能天天往北京跑吧,每个月项目公司交税、每季度付息都要用到人名章,运营也不能天天往北京跑吧,一次两次行,长年累月,只要出一次问题,就可能是大问题,这个风险很高啊,企业允许信托计划实际控制资产,但是这个项目公司以后他们还要收回并表的,所以不希望企业运营上出现任何瑕疵,这就对我们信托公司的效率和配合度要求很高,不敢说随叫随到,但起码不差事儿才行;最后是风控的制约,公司运营会贷后检查,每次用印都要走流程,每次款项划款都要留痕,定期检查银行账户流水,核心就是“不乱盖章,不乱划款”,做到这两点,基本就OK了。但其实在我看来,无论是运营的人名章还是我自己的人名章,面临的道德风险其实是一样的,可以收买我,就可以收买运营,当然最稳妥的方式是人名章放在总公司行政管章人的手里,不离开公司,你抢都抢不走,但是这样太没有效率,估计这个项目后期会因为章的管理被累死,风控效率、风控有效性以及风控正确性总要求得一个平衡,而不能不计后果的要求风控正确性,我觉得我们公司这点就做的特别好,我们和中后台之间是一个互信的关系,而不是互不信任、互相掣肘、互相扯皮、推卸责任的制衡关系,目标一致,行动一致,务实有效高效,为后期一系列的高效且有效的贷后管理打下了一个基础,如果每天互相猜疑,互相扯皮,我稍微动一动,你就觉得我在动什么歪心思,就要把我从头到尾道德审判一番,那就没得搞了。总之,我压力很大,万一出点什么错,职业生涯可能就毁了。

 

但其实房企的人比我们还担心乱盖章。当初我们风控设计是所有章证照都放在我们公司,结果企业不干了,他们觉得对他们风险太高,对项目公司完全失控了,他们对我们信托公司还不放心呢,如果是这样,他们就不走了,最后才定下来是共管。银行账户上既有我的人名章,也有企业的财务章,所以,企业倒不担心我们能乱划款,因为他们内部财务章的使用很严格,审批流程很长,所以这个风险就被控制死了,主要就是担心我们乱盖公章,因为法人章在我手里,如果我拿了一张盖了公章的空白纸带出去,再盖上我的人名章,我就可以把资产卖掉了,我再想办法搞定财务章,我就可以把账户里十几亿的资金划走了,你说是不是很恐怖。我当时真的是大权在握啊,十几亿的资产,但凡我动点歪心思,我就能造成无限的隐患,但是,企业那边每次走款,都是人家自己的出纳自己先去行政部盖了财务章,然后亲自去办电汇凭证,我这关就过不了,所以,章证照的风控不仅有信托公司的风控,还有人家房地产企业自己的风控呢,你防着人家,人家还防着你呢。每次盖公章,我们内部的流程很快,但是房企就很复杂了,流程很长,各个领导都知道这个项目,所以审批起来也很慎重,内部流程好容易批完了,房企的人还特意为我们这个项目做了一个用章本,这个本子上还要我签字,并写明盖了什么章,然后每次盖完章他们管章的行政部都要留一个复印件,复印件和我的签字页上写明的公章用途、公章个数要一一对应才行,这样一来,我如果私盖了公章,将来一对应起码知道这个是我个人行为,不是双方合意的行为。我盖的章都在信托公司有流程审批,企业这边又有我的签字,所以我、房企、信托公司之间形成了一个很好的制衡,什么问题都盖不住藏不住,只能规规矩矩的盖章,所以保险柜的密码虽然在我手里,但章其实是被有效控制的。我每次盖章,行政部都至少两个小姑娘跟着我,除了不看我开保险柜(我也不会让她们看),从我拿出公章的那一刻,基本就是全程管控了,他们行政部管账的C姐几乎每次都亲自监督,你看她松松垮垮、谈笑风生地在那儿坐着边看我盖章边和我东扯西扯的聊天,其实眼贼着呢,我一举一动全在她眼皮子底下,我说,C姐,你不用这么看着我,C姐云淡风清地笑笑说,你想做坏事也做不了,你脑门儿上就有摄像头,全天24小时有监控,只是公司规定,用章室至少两个人以上才能盖章,但我这也是为你好,出了事儿你还有个见证呢。我一听,也对,我也不做偷鸡摸狗的事儿,万一有什么问题,有C姐,我也说得清。

 

我们公司和房企离得不算太远,每次盖章都是我亲自去,因为经常去盖章,所以我和房企的人都混的很熟,哪层的小姑娘多,哪层的小姑娘好看,哪个小姑娘还单身,我摸得一清二楚,最好看的小姑娘不在财务部、不在行政部、也不在销售部,都在总裁办公室,人家的美不是单纯的好看,脸蛋儿、身材、气质一样儿都不带差的,你不能用一句简单的“诶呦,这好看”来形容,你琢磨半天也琢磨不出来用哪个词能概括你复杂的、此起彼伏的浪荡心情,估计也因为这,所以每次人家见我时的表情感觉都特屌,我也占了一个屌字,“屌丝”的屌,所以每次都没敢怎么搭话。和C姐也混得很熟,只要我去,就经常带一杯奶茶,毕恭毕敬献上去,然后嘻嘻哈哈、没大没小的和C姐闲聊,反正我觉得我那时候挺招她喜欢的,因为知道我是法律背景,公事儿私事儿但凡和法律沾点边儿都爱问我,她还一直给我张罗介绍对象,撮合我和他们行政部的一个小姑娘,可她们行政部女的虽然多可就是没美女,就一个姑且算得上的美女,年级还大点,穿衣打扮很媚,常年各种丝袜高跟鞋,特高冷范儿那种,有一回穿了一个蛇皮花纹的丝袜,吓死我了,我以为她们哪位高管养了两条大蟒蛇呢。因为经常去,我和他们内部好多小姑娘也很熟,经常借她们打听一些小道消息,例如这个章为啥这么慢,谁谁谁到底在不在公司,一打听一个准儿,谁也别想蒙我,好多事儿,我心里都门儿清。C姐老说我在她们内部有卧底,因为我每次去找她从没落过空,我知道,我要经常问C姐在不在公司,问多了人就烦我了,我都是问她办公司门前的小伙儿,因为企业工商的原因,我和那小伙儿一起跑过N趟工商,一去就一天,早上九点走,晚上九点回,忍饥挨饿,风吹日晒,多少难关一块儿趟过来的,关系已经是一个战壕里的战友了,加上他们内部报销流程很慢,都要三四个月,每次只要我和他出去办事儿,打车吃饭全是我花钱,从不用他掏,久而久之觉得我够仗义,慢慢就交心了,打听点儿小道消息,那不是水到渠成么?盖章前给C姐来杯奶茶,乐乐呵呵就把章给我盖了,从没难为过我。关键是我流程都走好了啊,咱自己这边也不差事儿,从没让C姐难为过。

 

他们有个小姑娘,长得也好看,绝对社会姐,抽烟喝酒纹身,一张嘴就一北京老炮儿的感觉,在南锣鼓巷有一套小四合院,人也豪爽,就一嘎嘣脆,和社会上那些工商、房管的中介称兄道弟,熟的不行,但人家办事儿巨靠谱儿,说怎么办就怎么办,说什么时候办完就得什么时候办完,办不完,电话里指爹骂娘“CNMB,到底能不能办”的骂街,那些中介都是大老爷们儿,你说哪个大老爷们儿受得了这个?当然了,人家只是对那些社会中介这样的态度,对我们这些读过书的还是以礼相待。但我一见她,也只有认怂的份儿,万一她给我来社会上那一出,我都接不住。

 

项目公司银行账户的出纳是个小伙儿,山东人,你要看穿衣打扮,也是个老实巴交的普通人家的孩子,戴一副眼镜,头发有时候看着两天都没洗了,脸上还经常起皮,很腼腆甚至有点娘,说话细言细语的,16年苹果6都出了,他还用着苹果4。他在公司里面也不受领导待见,不会说话嘛,经常被领导呲。可就这么一个人,不显山不露水的,国贸的一个三层的餐厅是人家爸开的,刚工作第一年,直接在双井租了两居室,一租5年,简直了,直接碾压众生。家族资产据说上亿,可人家干事儿特别仔细,认真靠谱,而且没有脾气,不像我,火爆脾气,脾气上来了,压都压不住,先自己爽了再说。盖过电汇凭证的人都知道,电汇凭证上的章但凡有一点模糊或者缺角,有可能到银行就不能用,人家山东小伙儿在电汇凭证上盖章的时候,都是一脸庄重、泰山压顶似的盖下去,而且盖上去之后,一定要踮起脚尖,龇牙咧嘴的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透过手掌全部压在章上,确保这个章一次成形,所以,他在电汇凭证上盖章,我特别放心,肯定一次性过。而且,他每次给我东西都是整理好了的,用别针分类别住,写上字条,你一看就明白怎么回事儿。这就叫素质啊!我一个马大哈从他身上学到很多。

 

虽然信托计划代持的物业在信托计划期间不会出租出售,也就不会产生现金流,但我每次去企业都会例行公事一样去融资部老大姐那边打个招呼,有事儿没事儿聊几句,然后顺便问问他们集团对物业的的规划,近期有没有出租出售的计划,然后去和融资部平时对接最多的小伙儿那边勾肩搭背一下。整个信托计划期间,小伙儿和我是直接对接人,任何问题都要是我俩先对接,商量好了,再分别去请示各自的公司,然后走审批。我和他之间恩怨太多,共患难,共荣辱,展开了说,这篇文章就跑题了。

    

当时管这个项目就我一个人,可是因为和这些人都太熟了,整个贷后就很流畅,起码没有因为我个人的原因出过什么大问题。我这人是这样,有了问题该吵吵就吵吵,该摔桌子就摔桌子,互相把底线亮出来,谁也别想蒙谁骗谁,企业你别天天想着占我们公司的便宜,有我在,你别想,我们公司的中台,你们也别天天为了点儿形式主义就把企业往死里逼,犯不着,赶紧把问题解决了,这才是关键,我这种务实耿直的精神结果在那边很吃得开,和我对接的融资部的小伙儿结婚的时候都拉我去当伴郎,唯一的伴郎。我一直把这个当成我职业生涯的高光时刻之一,你们可以从交易对手变成朋友,但有多少可以变成伴郎的。其实和这些人熟倒是其次的,最关键的是这些人都靠谱儿,都特别敬业,规规矩矩做事,没有歪心思,没那么多歪门邪道,什么事儿都放在了桌面上说,没想着天天把你往沟里带,这才是最关键的。像C姐说的,他们公司要真想用公章,保险柜就在他们那儿,他们还能用不了么?但是他们公司不是那样下三滥的公司,他们公司也没有这样下三滥的人。所以,章证照共管,制度和合同条款规定再完备,大的交易背景还是交易对手的规范和诚信,而细节最终还是靠谱儿的人去落实。如果是小的交易对手,我们可不敢这么去章证照管理,道德风险太高。

 

所以,关键还是要打入敌人内部,有点风吹草动我都知道,不用我主动问,有时候就聊闲篇儿的时候,你从他们的字里话间就能感受到这个企业现在到底怎么样,现金流到底紧不紧张,如果人人都没有抱怨牢骚,没有为前途发愁,而是兢兢业业地认真工作,那起码证明这个企业是正常运转的,企业可以美化报表,可以讲故事,可以包装,可以吹牛逼吹到美利坚去,但是企业员工的工作状态、工作情绪、精神面貌是造不了假的,是包装不出来的,一个个具体的人汇总到一起就是这家企业,一家企业死之前,首先死的是员工勤勉奋进的工作态度和工作精神,首先暴露是员工烦躁的工作情绪、消极的工作态度和无休无止的牢骚。但是这种直观的感受只有我们一线的信托经理可以感受到,天天和交易对手在一块儿混着,时间长了,他不会刻意在我面前隐藏自己,他的每一个情绪都是这家房企的情绪,房企的每一点波动都会在他们的情绪中表达出来,可中后台是不可能有这种感受的,因为没有这种感受,中后台只能相信数据、相信报表、相信新闻,而我们更愿意相信我们的直观经验,因为这种经验反复被市场验证,这比之数据、报表有时候更加精准。

 

来源:阿信往事 阿信

上海信托网:http://www.shxtw.net
『免责声明』上海信托网-致力于尊重版权,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由于一些原因未能找到原作者,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涉及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海信托网在国内创立了第一家"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采用"互联网+信托投融资"模式,与全球5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打造国内最大的高端信托投融资信息超市,运用互联网技术搭建平台,打通投融资方与金融机构的最后一公里,让投融资方的需求能够快速的找到匹配金融机构的需求,真正为客户提供资产配置服务。历经五年多的发展,上海信托网始终领跑成为中国最大的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