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托资讯 > 热点新闻 >

地方政府和银行的博傻游戏到头了

时间:2018-06-29 作者:admin 浏览 :

导读:中部省份湖南,似乎正在引爆一场地方债危机。继之前资源大市耒阳陷入拖欠在职公职人员工资漩涡之后,常德市又陷入了大麻烦,在一份未完全证实的会议纪要中,当地主管领导对金融机构几近恐吓之辞震惊整个金融市场

(上海信托圈)

中部省份湖南,似乎正在引爆一场地方债危机。继之前资源大市耒阳陷入拖欠在职公职人员工资漩涡之后,常德市又陷入了大麻烦,在一份未完全证实的会议纪要中,当地主管领导对金融机构几近恐吓之辞震惊整个金融市场——领导要求银行下调贷款利率至基准,同时“恐吓”动用纪委手段,及对不配合政府化解债务的银行采取相关措施。

 

言辞之下,地方政府作为债务人,霸道跃然纸上,反观债权人银行则反而像霜打的茄子。谁让当年银行求着地方政府借钱,现在轮到求着人家还钱了。

 

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贺铿前不久在公开场合的一个讲话,地方债大概40万亿,这应该是合理的,不高,但是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

 

地方债虽然不是很高,跟有的国家比较,但是信用差,我们这里讲信用主要是讲企业,地方债务的信用需要讲政府信用怎么样,我们的政府信用也是很差的,比企业可能更差,国外的机构估计,我们的地方债大概是40万亿,这应该是合理的,不高,但是地方政府就没有一个想还债的,现在要让他还债,他说我工资都与不出来,财政困难得很,怎么办?所以现在欠的这些债不说还本,还息许多地方都还不起。

 

常德不是孤例,银行和地方政府之间的搏傻游戏到了关键环节,谁会是那个大傻子呢?

 

进入2018年3季度,地方债,尤其是地方隐性负债问题,会引发新的预期变化么?财政部财科院院长刘尚希的判断有代表性,他似乎并不是很乐观,对于近期多部门同时发力去杠杆,他也表示,若力度过大可能会引爆风险炸弹。

 

1、近期多部门同时发力遏制隐性债务,若力度过大可能会提前引爆风险炸弹。

 

当前地方政府性债务就如一座冰山,水面上的是显性债务,而水面下的就是隐性债务。隐性债务的危险性不言自明。据地方反映,一些市县靠借高利贷支撑。在当前问责机制下,多部门同时发力遏制隐性债务,若力度过大可能会提前引爆风险炸弹。

 

地方隐性债务主要是或有债务。产生大量或有债务是“风险大锅饭”体制造成的。按照“开前门、堵后门”的思路对地方政府性债务实行整改之后,仍产生大量或有债务,这表明“风险大锅饭”体制依旧。原因一是事权过于下沉,财政责任不清晰;二是财政风险评估机制缺失;三是难以预期,面对上级政府政策、标准等诸多的不确定性,下级政府无法形成稳定预期,就会以机会主义方式行事,隐性债务就是其产物。

 

债务控制不能搞“急刹车

 

债务不等于风险,风险在于债务资金使用低效。防控隐性债务风险,短期看,要控制增量,保持好债务规模与偿还能力之间的平衡。而从中长期看,关键是用好债务资金。具体而言,应关注以下几点:一是债务控制不能搞“急刹车”;二是盘点资产负债,分类分层编制可变现资产负债表;三是编制地方投融资项目规划,努力做到精准融资、精准建设、精准控制风险;四是防范隐性债务风险应与经济形势、国际环境的变化关联考虑。

 

当前地方政府债务面临的最大的问题是什么?

 

这个问题非常复杂,这个问题很大,我认为这里面最大的问题就是预期紊乱。要检讨政府自身,预期紊乱表现在行为紊乱,地方的举债融资这种乱象表现为它就是一种行为紊乱,我们说违规违法举债,这种行为紊乱实际上是预期紊乱导致的,预期紊乱又是怎么来的?取决于两个方面。一个是激励与约束的存在,激励与约束不能同时存在,踩油门的时候不能又踩刹车。所以,要鼓励的事情不能不让它干,约束的事情不能鼓励。一个部门来讲好像激励与约束没有存在,单个部门看都是这样,但是整体看激励与约束的存在相当严重,甚至这个法律是禁止的,另一个法律是鼓励的,或者这个规章是禁止的,另一个规章又是鼓励的。这种现象相当普遍。

 

这种情况下就导致地方行为紊乱。因为它预期紊乱了就行为紊乱了,不知道哪些该做哪些不该做,那就什么都去做,等着裁判吹哨就不做了,不知道什么犯规或不犯规的情况下就什么都干,乱搞一气,裁判不吹哨他还动,裁判吹哨就停了,这是一个大的问题。

 

地方政府举债,举债的概念好好琢磨,预算法里规定除了发行债券其他的统统不允许,融资各种各样的都不行。但是我们现在鼓励PPP,鼓励政府购买服务,政府购买服务、PPP会不会形成政府的或有负债?或有负债是完全有可能的。这里就形成了激励与约束的存在。另一个是目标与手段的不匹配,中央的目标一个是要增长,第二是民生,这是关键的两个。现在还加一个控风险。从增长方面地方要保证一定的增长。尽管我们转向高质量的增长,但也是要增长。再一个就是民生,这里面也是要兜底。比如棚改的问题。比如我们PPP,政府购买服务的问题上什么都关闸了,唯独棚改没有关闸。所以,我们文件里统统会加个括号,“棚改除外”。这里严格禁止,这里允许。到底是允许还是不允许?到底是想控制风险还是不想控制风险?其他都堵住了这里留一个?

 

这里涉及到刚才讲的激励与约束的存在问题,实际上也是目标与手段,目标是多样化的,而手段是有限的,只有单一手段的情况下目标是无法实现的,从政策基本的原理角度来看,要实现一个目标至少要有一个或一个以上的手段与之匹配,不然就无法实现这个目标。现在在多目标的情况下,允许地方只有一个手段实现,那怎么实现?这种情况下,不让发债那融资行不行?购买服务行不行?欠着行不行?不主动发债券也不向银行贷款,那就先建着,像平台公司一样,你先交预存款存到我这儿然后你再使用,这实际上就是一种债务化。那地方政府就转向刚才说的行为模式就是债务化了。所以,现在的问题是,地方债务的问题不是财政部门能解决的问题,它是一个国家治理的问题。

 

治理的问题就是政府的各个部门必须要协同,必须要协调,不能这个踩刹车,那个踩油门,大家都在努力的做,但是你这个车是跑不了的,或者跑起来一顿一顿的,跑几步急刹车又停了,既损车又耗油,中国经济发展这辆车跑得很颠簸的,路可能是平的,但是车开的歪歪扭扭有可能翻车,一脚油门,一脚急刹车人都飞出去了,风险就很大了。

 

所以,我们要从整体看待这个问题,如果不从整体看问题,就地方政府债务来谈地方政府债务,不要以为这个就是财政部门的事儿。仅仅财政部门解决不了这个,财政部门只能是提点建议,要更高的层面才能真正的解决地方政府的债务问题,尤其是隐性债务的问题。技术的问题这里不说了,那有很多的问题需要解决。


 

 

文章:湖南常德政府化解债务会议 确有领导“说了类似气话”

来源:经济观察报2018/06/27 22:24

作者:李微敖

 

2018年6月27日,市场流传出一份湖南省常德市政府在6月22日召开的化解政府债务的专题会议内容纪要,引发热议。当日,常德市政府金融办即发表公开声明称,“网传有关内容失实”,“(常德市)债务风险可控”。

 

但有接近会议的人士亦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网传的纪要内容里,“有部分属实,这个会议的主旨是希望各金融机构不抽贷。会议中,有个别(常德)市里的领导情绪激动,说了类似的气话。”

 

网传纪要不降息、延期的要“提供给纪委清查”

 

6月27日,市场流传的会议纪要称,在6月22日,常德市政府召开化解政府债务专题会议。辖区内的人民银行、银监局(银监分局)、各政府平台公司及各家银行的“一把手”参加了会议。

 

会议提出的具体措施包括:

1、从2018年7月开始,辖区内的银行对常德政府平台公司的贷款,利率高于人民银行确定的基准利率的,以基准利率支付利息;低于基准利率的,按实际利率执行。

2、2018年内所有到期贷款和分期还款计划,一律采用延期、续贷或借新还旧等措施,不得通过新借第三方债务来偿还。如果到期贷款及分期还款计划不能采取延期、续贷或借新还旧等措施,一律不归还。

3、与银行有直接关联的表外业务,银行也要积极沟通延期、续贷或调整分期还款计划等措施。同时,由平台公司提供所有融资中介清单,不能够提供降息、延期的,一律作为问题线索,提供给纪委清查。

4、全面清理常德市政府各部门在各家银行的账户,对不配合政府化解债务的银行采取相关措施。

 

纪要提到,对于上述措施,常德市政府要求各平台公司在下周三(即6月27日)出具公文。

 

常德金融办网传有关内容失实

 

这份会议纪要在市场间迅速引起较大的波澜,当日(6月27日),常德市政府金融办即发表公开声明称:

 

网传有关内容失实,(常德市)经济运行正常,债务风险可控;同时,常德市防控政府债务风险工作严格按照上级部署开展,没有也不会单独出台措施,并且一直与各金融机构保持良好合作关系。

 

不过,有接近会议的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亦表示,在6月22日,确实召开了这个会议,“主旨是希望各金融机构不抽贷”,流传的纪要内容,“有部分属实。会议中,有个别(常德)市里的领导情绪激动,说了类似的气话。”

 

该人士同时确认,常德市“不会按(会议纪要)这个执行”。

 

另有消息来源称,在6月22日的常德会议上,确有类似的举措提出。但是在会后,各家金融机构的主要领导,向常德市的一二把手(即市委书记、市长)进行了汇报。会议纪要里提出的措施没有得到同意。常德市各平台公司将继续按照合同约定,按时还本付息。

 

常德市级财政还本付息压力较大

 

常德地处湖南北部、洞庭湖西侧。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年底,常德市拥有户籍总人口605.9万人,常住人口584.5万人,常驻人口人口城镇化率为51.6%。

 

在经济发展方面,根据常德市财政局长杨天生,在2017年12月26日,在该市举行的人大会议上所做的财政报告显示:

 

2017年,常德市一般公共预算转移性收入456.51亿元,加上地方财政收入165.4亿元,总计621.91亿元,减去专项转移支付支出等转移性支出后,可用财力533.07亿元;支出方面,全市一般公共预算支出509.68亿元,结转下年支出23.14亿元,当年结余0.25亿元。

 

在常德市本级财政中,市级一般公共预算转移性收入375.92亿元,加上市级地方财政收入76.8亿元,总计452.72亿元,减去专项转移支付支出等转移性支出后,可用财力109.98亿元。市级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04.89亿元,增长6.17%,结转下年支出4.88亿元,当年结余0.21亿。

 

报告中,杨天生坦陈,“(常德市)防控债务风险压力比较大。全市尤其是市级财政在保障政府债券还本付息、政府性投资项目资金需求、防范债务风险等方面的压力较大。”

 

为此,常德市政府“成立政府债务管理领导小组,认真开展存量债务清查及审计整改工作;推进与平台公司分账。”

 

对于2018年的工作,常德将“加强债务风险防控,从预算源头有效管控公益性基础设施建设举债;加强对融资建设项目的全程监管,大力推进项目分类结算和决算评审,厘清平台公司与政府的责任,推动平台公司加快转型。”

 

公开信息亦显示,常德市委、市政府在2018年多次召开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的会议,或在其他重要会议中提及政府债务的问题。

 

2018年6月20日,常德市召开了中共常德市委七届五次全体(扩大)会议。6月26日,《常德日报》刊发了常德市委书记周德睿在这个会议上的讲话。

 

讲话中,周德睿表示,“以政府债务为例,很多高利息、高成本的贷款,就可以让银行展期,是可以降利息,这是国家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对于一些平台公司,这是转型升级、破茧成蝶的最好机遇期,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抓住了战略机遇期,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三年五年后再防控,很多企业都要死掉。”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6月27日,湖南省常德市金融办在其微信公众账号发布一份声明称:近日,网上流传我市防控政府债务风险有关会议内容,引起各方关注,现说明如下:1.网传有关内容失实;2.我市防控政府债务风险工作严格按照上级部署开展,没有也不会单独出台措施,并且一直与各金融机构保持良好合作关系;3.我市经济运行正常,债务风险可控。

 

根据公开信息,今年以来,常德多次召开防控政府债务风险相关会议。

 

今年4月,常德市第16次常务会议专题部署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提出要严控新增债务,做到全市政府性债务平衡不新增,并逐步减少债务,要把责任落实到每个区县(市)、平台公司、管理区。严管平台公司,加强规范管理,清理压缩公司规模,加强公司收支、资产、项目管理。要严格项目投资,对现有项目要严格按照上级要求进行清理,进一步严格项目审批,严管PPP项目,实行项目分类,规范项目管理。

 

6月5日,常德召开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及当前重点工作调度会,该市提出:本着对常德和未来发展负责,本着对平台公司转型升级负责,本着对常德金融生态和从事工作的干部负责,到了该认真面对和整改政府性债务风险的时候了。全市各级各部门要统一思想、统一认识,提高政治站位,从更高层面认识到防范化解政府性债务风险的重大意义。同时,我们要坚定信心、坚定目标,从负债情况来看,全市政府性债务风险总体可控;从防范态势来看,各项严控政策正在发力;从经济社会发展来看,全市各项工作来势很好;从整改效果来看,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

 

6月26日,据《常德日报》报道:常德市委七届五次全体(扩大)会议上,该市主要领导提出,以政府债务为例,很多高利息、高成本的贷款,就可以让银行展期,是可以降利息,这是国家和省委省政府的要求。对于一些平台公司,这是转型升级、破茧成蝶的最好机遇期,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抓住了战略机遇期,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长痛不如短痛,如果三年五年后再防控,很多企业都要死掉。

 

 

上海信托网:http://www.shxtw.net
『免责声明』上海信托网-致力于尊重版权,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由于一些原因未能找到原作者,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涉及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海信托网在国内创立了第一家"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采用"互联网+信托投融资"模式,与全球5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打造国内最大的高端信托投融资信息超市,运用互联网技术搭建平台,打通投融资方与金融机构的最后一公里,让投融资方的需求能够快速的找到匹配金融机构的需求,真正为客户提供资产配置服务。历经五年多的发展,上海信托网始终领跑成为中国最大的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