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托资讯 > 金融观察 >

一段尘封的资本局

时间:2019-05-15 作者:admin 浏览 :

(上海信托圈)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钱是个好东西。

钱是无差别的,谁口袋里的一百块钱,都是一样的钱。有差别的是赚钱的方式,三六九等划分出一道道鸿沟。

搬砖的、敲键盘的、耍嘴皮子的、秀脸蛋的、画圈圈的,现在靠什么赚钱,以后想靠什么赚钱,勾勒出一个人的价值观。

01

赵薇好久没露面了,虽然时不时会在微博上冒个泡,发几段暖人心的话语,但是作为演员和导演,已经好久不见她的作品。

显然,她还没有脱开那些麻烦事。

虽然证监会只罚了她30万元,但是5年的市场禁入和随之而来的股民索赔官司,让她头疼不已。

今年一月,杭州中院对17位股民起诉祥源文化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案作出一审裁决,判决祥源文化、赵薇等被告共计赔偿股民48.8万元人民币。

48.8万不是个大数字,但这只是开始,类似的案子累积已经有512起,诉讼金额高达6054万元。赵薇不服,选择了上诉,那么这些案子还要无休止的纠缠下去。

而她作为重要股东的另一家上市公司唐德影视,2018年净亏损7.06亿,股价一年前还是20多元,现在已经跌到6元左右,收益大大缩水。

同为股东的范冰冰急着用钱,选择了低价抛售。赵薇还在撑着,这位芜湖妹子一直是个不服输的人,就像她的成名作《还珠格格》里的小燕子,不怕容嬷嬷的针,誓要争个胜负。

哪怕好朋友马云已经跟她划清界限,哪怕老公黄有龙已经躲着不露面,哪怕一波波的舆论风暴已经让她的黑粉超过了铁粉,赵薇仍旧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样子,头颅高高扬起,不服软,不道歉。

道歉的范冰冰,至今还未有新作品上线,何况是不道歉的赵薇。她那部惹出巨大风波的电影《没有别的爱》,三年多了,没有动静。

时至今日,许多人闹不懂,赵薇不好好当明星,跑到资本市场掺和什么?

明星赚钱多轻松,演戏拿片酬,上综艺有出场费,平时没事到处走走穴,给这个楼盘剪裁,给那个商场站台,露露脸,说几句场面话,就能拿到红包。

这种红包的大小,根据明星的咖位而定,便宜的几万,贵的几十万甚至上百万。

十几年前,赵薇到深圳参加一个百货商城的开业典礼,站台十几分钟,就收了30万。那个时候,这笔钱可以交够北京五环内一套公寓的首付。

参加这些活动的时候,赵薇结识了不少老板。这些老板别看其貌不扬,要么腆着肚子,要么一脸猥琐,可是真有钱,几十万的红包随便掏,摆一桌酒宴要十几万,如果肯乐意与他们彻夜深谈,那说不定一套房就出来了。

真正靠办工厂造产品赚钱的企业家,怎会舍得这样花钱?这些老板赚钱的路子高级得很,挖矿的、炒房的、开赌场的,最高级的莫过于玩资本运作,找一家半死不活的上市公司,低价购买股权,然后找些新项目包装一番,美其名曰资产重组,再配合舆论炒作,股价就能飞上天。

赵薇开了眼界,这些赚钱的路子激发出了她的野心,明星靠脸蛋赚钱实在太低级了,她也想玩高级的。

而她具备这个条件,带她去深圳参加典礼的那位老板,既管着钱袋子,又能画圈圈。

02

王益没赶上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鸟巢上空释放出绚烂烟花的那一晚,他正蜷缩在一个小黑屋里,写着交代材料。

这是令他颇为遗憾的一件事,这种载歌载舞的盛大场面,最合他的胃口。虽然时任国开行副行长,又曾任证监会副主席,王益真正热爱的却是音乐。

那段时间,他的专题音乐会《神州颂》正在全国各地巡演,主题是展现当代中国人的梦想和追求,展示他们的自信、勇气和力量。

观众听完他的音乐是否能获得力量,不得而知;但王益的自信和勇气着实令人叹服,不识五线谱,却成为全国知名的音乐家,这是一种什么奇迹。

由他作词作曲的音乐专辑已经出了两张,一张叫做《来来我们相爱》,一张叫做《意外》,合计二十多首歌曲,都由最著名的歌唱家争相演唱,韩红、毛阿敏、戴玉强、阎维文、蔡国庆......

而交响乐《神州颂》是王益音乐事业的高潮,一年在国内巡演超过50场,广受业内专家好评。国家交响乐团团长关峡将其比作中国的《安魂曲》,称其非常好听、感人;还有音乐家自责,称想不通为什么专业作曲家反倒写不出这么有感召力的作品。

王益的作品集里还有一首“奥运情怀”的歌,他期盼着,这首歌能在开幕式上演奏,让世界为之惊叹。

这个愿望被一场地震打碎,汶川512大地震一周后,王益在深圳音乐厅举办了他最后一场音乐会,很快就被带走调查了。

虽然他试图用醉心音乐来表现自己的与世无争,虽然他聚拢一众明星来展示自己的曲高和寡,但不久前太平洋证券的上市,彻底暴露了他不过是一个被钱蒙住心的俗人。

一家公司在国内上市只有两条路:要么选择IPO,要么选择借壳上市,分别由证监会发审委和并购重组委进行审核。太平洋证券上市却开辟了第三条路,由证监会办公厅批复,成功地绕开了IPO和并购重组两道门槛,实现了直接在交易所挂牌交易。

这种上市办法虽然简单快捷,却太惹眼球,相当于明明白白告诉市场,内幕就在这里。太平洋证券一时间成为众矢之的。

王益深度参与其中,也因为这事被举报,锒铛入狱无缘奥运开幕。

不少人纳闷,王益为什么这样搞?以他的能量,让太平洋证券走正常程序借壳上市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多花点时间而已。

虽然王益的弟弟是太平洋证券的原始股东,借着上市一跃成为亿万富翁,但他们本来就是不愁钱花的人,何必急于这一时?

翻看股市走势图,大盘K线或许能回答这个疑问。2017年10月上证指数创下6124点后,一路下跌;而到了12月份,有一波较强烈的反弹,指数重新回到了5000点。这是那轮大牛市最后的尾巴,不趁着这个时间点上市,明年就见到1600点。

太平洋证券赶在2007年最后一个交易日上市,上市首日股票涨幅达424%,一度窜到49元的高位,市值突破600亿元。

太高调了,不出事才怪。而一旦出事,只赚了一两个亿的王益必然首当其冲。是啊,几百亿才能分到一两亿,这赚钱能力,不过是个走卒。

03

魏东是因为抑郁症而死的,突然从居住的高楼上跳下来,粉身碎骨全不怕,留下百亿资产在人间。

那是2008年4月份,大盘指数才刚跌到3000多点,数以千万的散户还在坚守,眼巴巴盼望奥运会来的时候,牛市也跟着一起回来。散户们都撑得住,手握几家上市公司的魏东,为什么就撑不住了。

股灾中率先撑不住的,都是加了高杠杆的,股价暴跌不仅会吞掉他们的本金,还会让他们转眼背负巨额的债务。2015年股灾档口,国信证券总裁陈鸿桥,期货界传奇逍遥刘强,还有许多在牛市中杀红眼的人,同样选择了自我了断。

当然,对外原因都归结于“抑郁症”,跟股灾无关。

通过资本运作,魏东入主多家上市公司,构建了赫赫有名的“涌金系”,又借助十几年前那轮大牛市,实现了资产的快速膨胀。膨胀的王国,根基并不牢靠,因为有巨大的杠杆。

就以魏东收购的第一家上市公司九芝堂为例,2002年,他仅用了1.5亿现金,就成为九芝堂集团的大股东,并进而控制上市公司九芝堂。

收购的第二年,九芝堂就分派了红利5517.8万元,魏东的涌金系作为第一大股东分得现金3351.51万元。

此后,九芝堂作为一家医药企业,并没有在主业上多做投入,反而成为魏东的融资平台,一边在市场上增发新股,一边连年大手笔分红。拿到资金,魏东继续收购其它上市公司,控股千金药业,参股交通银行,并且在2005年牛市前夕,控股成都证券,将其改名为国金证券,并在2007年成功借壳上市。

在2007年牛市最癫狂的时候,国金证券曾涨到近160元的天价,是国内第一高价金融股。这招来了另一拨人的眼馋,促成了太平洋证券的火速上市。

不用出门晒太阳,不用露脸蛋站台,不用熬夜谱写交响乐,魏东只用了短短几年,就构建了一个上百亿资产的王国。

其实那收购所用的1.5亿现金,据传也是借来的。

这种借钱炒股的办法,必须每一步都要踩到点。魏东当然是踩点高手,地方法人股改制,股权分置改革,券商规范化上市......每一次资本改革的窗口,都成了魏东借以发力的点。

魏东是湖南人,就读于中财,毕业后曾供职于财政部。他的父亲曾是中财的教授,桃李遍天下。他的妻子毕业于上财,曾是人大吴晓求教授的在职研究生

还有他的哥哥魏锋,是王益大型音乐会《神州颂》的策划人。

2008年股市暴跌来临的时候,魏东感受着资产的大幅缩水,本来他用不着害怕,只需要继续借来资金,就能撑住,财神爷王益不是白请的。但是,在被相关部门两次约谈后,他知道唯有纵身一跳,才能让过去的一切石沉大海,让摇摇欲坠的资本王国渡过难关。

魏东死后,妻子公布了他的遗书,上面写着“小陈,你重担在肩!”

据说他妻子一度萌生退意,但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到了那个位置,不想干,也有人推着你干。

魏东死后举行了隆重的葬礼,操盘的人已经死了,活着的还怕什么,不少贵宾到场,没到的也送了花圈。到场的贵宾围在一起,互相传阅证严法师的禅语:"屋宽不如心宽,要比谁爱谁,不要比谁怕谁……"

04

王益被抓后,调查进行了接近两年,后以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受贿金额是1196万。

这个数字,自然不够扯出数百亿规模的太平洋证券,只扯出了几位明星。赵薇,就因为一个30万的大红包,被扯了出来。

她的经纪人反应迅速:我们根本不认识王益,当初参加的只是一个简单、单纯的商业活动。

瞧见了吗?永远是这个范,跟我无关,我很单纯。

虽然没赶上2005-07那轮大牛市,没坐上王益那趟车,但是赵薇学到了宝贵经验,她的明星身份是市场炒作的催化剂,只需找一位懂资本运作的高手,共唱一曲”天仙配“。黄有龙,就成了天选之子。

当下一轮牛市到来时,这对夫妻联袂成了新一届股神,他们用51倍杠杆收购上市公司的故事,魏东若泉下有知,必然深感佩服。

新一轮牛市中,王益那种亦官亦商的角色,被同样是副部级的华融集团赖小民所取代,一代新人胜旧人,家里光现金就有2吨重。

赖小民一倒,扯出了不少人,其中有一位年仅三十多岁就贵为华融投资董事会主席的公子,名叫秦岭。

秦岭,近段时间是个不吉利的词,前有秦岭违建别墅被连根拔起,现有秦岭公子的老父亲,在云南主政多年的秦光荣,光荣的主动投案。

十几年前,在魏东隆重的葬礼上,贵宾如云,花圈长长的一溜,按送的人的身份依次排列。

第一个,就是时任云南省长秦光荣

同是湖南人,秦光荣在湖南和云南两地任职多年,而魏东的产业多跟这两个地方有关。他生前操盘的最后一个项目,就是把本由云南财政厅控股的云南信托,纳入到自己的掌控

巧合的是,音乐家王益,连同太平洋证券,也是云南老乡。

魏东死了,王益判了,十几年前的故事或许可以翻篇了。但赚钱太轻松的这伙人,根本收不住手,还要继续谱写新的故事。

只是如今与以往大不同,上面说了,伸手,必被连根拔起。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爱说这句话的人很多,说着说着好像就成了至理名言。

其实,有这个胆子的,不一定有这个命;有这个命的,不一定享得了这个福。突然而至的巨量财富,足以压垮任何一颗咚咚跳的小心脏,茶不思,饭不想,深更半夜翻来覆去。

论享福,还是咱工薪阶层,一分汗水一分收获,哪怕被老板忽悠成996,通宵加班后脑子沉沉如石头,睡一觉后也就精神了。推开窗子,世界真清爽。

Sorry,这是不是阿Q?
 

上海信托网:http://www.shxtw.net
『免责声明』上海信托网-致力于尊重版权,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由于一些原因未能找到原作者,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涉及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海信托网在国内创立了第一家"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采用"互联网+信托投融资"模式,与全球5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打造国内最大的高端信托投融资信息超市,运用互联网技术搭建平台,打通投融资方与金融机构的最后一公里,让投融资方的需求能够快速的找到匹配金融机构的需求,真正为客户提供资产配置服务。历经五年多的发展,上海信托网始终领跑成为中国最大的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