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信托资讯 > 金融观察 >

中信信诚沈阳温州城项目投资者已一年未收到利息 公司被指管理失职

时间:2019-01-08 作者:陈齐乐 浏览 :

导读:2018年1月,大连百年商城有限公司参与出资设立了“江西瑞京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底离职的中信信诚首任董事长兼法人包学勤出任了该公司总经理。大连百年商城的监事张国华同时也是沈阳百年城的法人。

(上海信托圈)

与债务性融资工具相比,长周期全封闭运作的股权项目应当是最能反映受托人是否尽到“信义”义务的产品了。

近日,多名投资人向记者反映,其于2016年初认购的“中信信诚·沈阳温州城专项资产管理计划”系列产品(下称“1号计划”及“2号计划”)将于2019年1月20日到期而自2018年1月20日起,投资人就未曾收到过该项目利息。在运作过程中,中信信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信信诚”)向投资人出具的项目公司财务报告存有诸多疑点,且在付息违约前未向投资人告知项目土地没有办理权证这一情况。而令投资人最不满的是,在兑付前景很不明朗的情况下,中信信诚方面拒绝向投资人披露底层交易信息。

沈阳温州城项目分两次打款,时间分别是2016年1月及4月,时任中信信诚董事长是包学勤。据媒体报道,2018年8月,包学勤因担任中信信诚董事长期间涉嫌职务犯罪被刑事调查。

记者同时发现,在此之前,2018年1月,当时已经离任的包学勤还出任了沈阳温州城项目融资方关联公司发起设立的资管公司总经理一职

未告知权证瑕疵

作为中信信托的控股子公司,中信信诚的管理层主要来自中信信托。公开工商信息显示,中信信诚由中信保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与中信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于2013年4月出资设立。其中,信诚基金持股比例55%,中信信托持股比例45%。穿透来看,由于中信信托持有信诚基金49%的股权,其实际对中信信诚的持股比例应为71.95%

而该公司首任董事长兼法人包学勤同时还曾担任中信信托副总经理一职

综合投资人提供的各期公告及资管合同,沈阳温州城项目共涉及3个资管计划。

首先是作为“母计划”的“中信信诚·沈阳温州城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下称“母计划”)。该计划成立时间是2016年1月21日,总规模2.6亿元人民币。其中优先级资金2亿元,次级资金0.6亿元。次级份额中,大连百年城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大连百年城”)以其持有的沈阳百年城商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沈阳百年城”)100%股权认购0.5亿份额,大连百年城高管以现金认购0.1亿份额。中信信诚在合同中约定,母计划募集资金用于向项目公司(即沈阳百年城)发放委托贷款。

稍晚于母计划,2016年4月,作为“子计划”的“中信信诚·沈阳温州城1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与“中信信诚·沈阳温州城2号专项资产管理计划获得备案。两个子计划合计募集资金2亿元,并“通过上交所挂牌受让”母计划中的优先级份额2亿元。子计划面向合格投资者认购。在子计划的尽职调查报告中,中信信诚宣称将采取多种风险保障措施,其中包括“中信信诚受让沈阳百年城100%的股权”,以及“评估价值为4.1亿元的土地”等。

一般而言,投资股权的信托及资管项目常见操作手法是以募集资金认购股权,项目到期后再由大股东回购股权,不会涉及资管产品相互嵌套。类似于沈阳温州城项目这样的结构设计并不常见。

由于中信信诚方面未披露相关信息,上述交易结构的设计目的尚不得而知。不过,业内人士对此有多种解读。某行业观察人士表示,类似沈阳温州城项目的交易结构实质上用股权做了质押,“之前也有用应收账款认购劣后的”,他说。另一位分析人士则猜测,先成立母计划,再成立子计划,可能是因为母计划成立前融资方资金链已经出现了问题,所以资管公司先使用救急资金出手垫资,然后再社会募集接上,救急资金撤出

不论如何,可以确认的是,投资人所认购的项目拥有沈阳百年城100%的股权。在最近一次投资人与中信信诚方面的交涉中,相关负责人向投资人确认了这一点。但同时,这样也引出了更多疑问。

中信信诚于2018年1月29日发布的《收益延期分配公告》中提及,“项目公司名下‘沈阳温州城’项目地块为胜利大街11-2地块,位于沈阳市和平区太原街区域,与沈阳火车站相邻。项目土地出让总面积为35677平方米,由项目公司于2004年11月12日自沈阳市土地交易中心通过挂牌交易取得”。同时,尽调报告还列举了项目地块一期A区和B区的土地使用权证号。但是,在最近投资人与中信信诚的交涉中,中信信诚方面却表示,项目地块二期的拆迁工作至今没有完成,也没有取得土地权证。

没有完成拆迁且没有取得权证的土地是如何在交易中心挂牌的?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告诉记者,从法律层面来说,国有建设用地在进入交易环节前必须完成拆迁安置补偿这些工作。但在实际操作层面,经常会面临钉子户之类的历史遗留问题。很多土地实际上是边拆迁边交易的。“当然,拆迁没有完成,土地没有权证,这个交易是有风险的”,严跃进说。值得注意的是,投资人提供的合同及尽调报告均未提及项目土地未完成拆迁这一情况;仅仅在项目因未付息而违约后,中信信诚方面才向投资人进行了披露。

净资产一月变负

除了有瑕疵的土地使用权,更让投资人大跌眼镜的是中信信诚方面出具的资产负债表。

中信信诚2018年3月31日发布的《2017年年度报告》显示,截止到2017年12月31日,沈阳百年城资产总计为11.6875亿元,负债合计9.7221亿元,股东权益为1.9655亿元。但到了2018年4月23日该公司发布《2018年第一季度报告》时,同一时间节点——即2018年初,沈阳百年城的资产合计却变成了13.6465亿元,负债合计变成了14.6346亿元,股东权益变为-0.995亿元。

这两份报告公布时间相距不到1个月。但反映出的沈阳百年城在2018年初的资产负债情况却有极大差异——资产增加了1.959亿元,负债增加了4.9125亿元。报表中变动最大的两项会计科目分别是“其他应收款”与“预收款项”。其他应收款在2017年度报告中为7.9841亿元,2018年一季报中为9.62亿元,增加了1.6359亿元;预收款项在2017年度报告中为0,2018年一季报中却突然出现了一笔高达5.0908亿元的预收款项。

对于业绩变脸的原因,中信信诚方面的解释是“所有者权益为-0.99亿元。所有者为负值的原因在于年初以来未分配利润为-1.49亿元”。一位财务分析人士向记者表示,理论上说,一般企业仅在发生巨额亏损的情况下才会冲减非分配利润。需要指出的是,由于中信信诚持有沈阳百年城100%的股权,在尽调报告中,中信信诚方面曾向投资人承诺将向沈阳百年城委派一名管理人员担任董事,该董事具有一票否决权;同时,沈阳百年城所有公章、财务章、合同章、重要财务原始凭证、各证照、各账户秘钥均有指定人员与中信信诚共管。因此,中信信诚理应知晓每一笔资金进出情况。

由于财务报表前后相差极大,且中信信诚方面未事先告知土地权证未办理等情况,投资人向中信信诚提出查看底层交易协议等要求,但被该公司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一位投资人向记者表示,“如此遮遮掩掩、故意拖延,中信信诚不是在违规操作、虚假宣传,就是管理期间严重失职,甚至是在和融资公司串通一气、恶意圈骗投资人资金”。

事实上,沈阳百年城项目并非中信信诚与大连百年城及其关联公司第一次合作开展业务。多个推介渠道显示,2015年4月开始,中信信诚即陆续发售成立了“大连百年城系列资产管理计划”。不过,在沈阳百年城项目之前,其他产品并未出现逾期。

投资人的担心或许不无道理。公开工商信息显示,2018年1月,大连百年商城有限公司参与出资设立了一家名为“江西瑞京金融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企业已于2016年底离职的中信信诚首任董事长兼法人包学勤出任了该公司总经理。大连百年商城有限公司的监事张国华同时也是沈阳百年城的法人

据中信信托官网介绍,包学勤曾任投资二部总经理,中信锦绣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副总经理。2007年,被业内称为中国第一个PE信托计划的“中信锦绣一号股权基金信托计划”推出,包学勤一直担任着该计划的执行经理。

2016年5月5日,中国基金业协会公布了一份针对中信信诚的《纪律处分条例决定书》。协会认定,中信信诚管理的三类资产管理计划违反了中国证监会关于不得开展资金池业务的要求和有关自律规则。协会责令中信信诚对资金池业务进行清理,并自2016年5月1日起暂停受理中信信诚资产管理计划备案,暂停期限为6个月。

2018年8月,证券时报报道称,已经于2016年底离职的包学勤“因涉嫌职务犯罪,近期已被刑事调查”。包学勤被调查一事与任职中信信诚期间“公司暴露风险项目相关”。

对于上述情况,记者曾向中信信诚发送采访请求,但截至本文刊发时,该公司尚未作出回应。

来源:财联社 陈齐乐

上海信托网:http://www.shxtw.net
『免责声明』上海信托网-致力于尊重版权,部分信息来源于网络,由于一些原因未能找到原作者,转载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有涉及版权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我们会立即删除!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上海信托网在国内创立了第一家"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采用"互联网+信托投融资"模式,与全球500多家金融机构建立战略合作,打造国内最大的高端信托投融资信息超市,运用互联网技术搭建平台,打通投融资方与金融机构的最后一公里,让投融资方的需求能够快速的找到匹配金融机构的需求,真正为客户提供资产配置服务。历经五年多的发展,上海信托网始终领跑成为中国最大的信托投融资信息服务平台。